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明天你去爬山吗
明天你去爬山吗

明天你去爬山吗

暑假回到家,决定早上去山上呼吸
一下新鲜空气。随便抹了一把脸,一路小跑向山进发。这座山几年前被开采过,
现在已经长满了荒草。没想到和我有同样想法的人还不少,山脚下就碰到一男一
女应该是中年夫妻吧,慢慢往山上走着,山路上杂草丛生,因为还有人经常来走,
本来很宽的路现在只有一个人行走那么大。气喘吁吁地跑到半山腰,也许因为很
就没有锻炼,就坐在那里的十字路口休息。

  这条路的左边是另一条下山的路,本来是用来采矿的,所以路很宽,往前面
去就是已经废弃的矿区,右边的路已经完全被繁茂的杂草覆盖,看来几乎没有人
往这边走的。从这里往后面看,我看到朝阳的轮廓在对面的山头隐隐出现,山边
的天空一片鲜红。刚才的中年夫妻慢慢地走上来,一直往前面去了,左边那条路
也有两个学生模样的女孩经过,像矿区那边过去。休息地差不多了,因为矿区那
边虽然空旷,但是被山阻隔着看不到朝阳升起,同时我记得往右过去有一块平地,
上面是陡峭的山坡,以前就去爬过好几次,这次正好去回味一下。于是我选择了
右边的路。

  幸亏穿了长裤,不然要从这过膝的荒草中穿过还真吃不消。裤子被露水打湿,
渐渐地柳暗花明,来到了那块空地,也许是发生过崩塌,往上爬的路已经被很高
的断层切断。不过从这里看朝阳倒是不错的选择,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下,一边深
呼吸,一边看山下安静的镇子和正在渐渐升起的太阳。

  说实话,这种登高远眺,四下苍茫的感觉十分奇妙。我脑子里有一种似乎是
豪迈的感觉,那时候我想来那么一首空旷壮烈的诗助兴,但可惜的是没有一首是
记得全的。长吟一声「滚滚长江东逝水」而不知下文,尴尬地望着空旷的四面,
有一种被虚无嘲笑的痛苦。

  不一会,本来扭扭捏捏的太阳像是一下子从山峰后面窜出,放射出刺眼的光
芒。这种淫威着实不凡,站起来拍拍屁股,反身下山。

  快到山脚的时候,看到前面慢慢地走着两个女人,后面一个一身黑色连衣裙,
双手平伸,因为我走得很快,很快就赶上她们,从背后看去,黑衣女子大概三十
不到,而前面那个年纪大了不少。真正吸引我的是黑衣少妇的屁股,看上去翘翘
地,算是十分丰满,丝质的连衣裙下还隐约地看到她的内裤轮廓,那个时候我的
下身颤抖了一下,真想上去好好地抚摩一下她的臀部。因为路只有一个行走的宽
度,我正好跟在她后面,时不时地欣赏一下她的丰臀,不过她们明显已经感觉到
后面的脚步声,前面的妇人还回头看了我一眼,在这种情况下我的眼神只好收敛
起来,走到山脚绕过去走到她们前面,经过她的时候转头看了看她的脸。她的脸
也和她的屁股一样,有一种丰满的感觉,虽然不是很漂亮,要说端正还是绰绰有
余的。我看她的时候,正好她也看着我,四目相对,我怕我的眼神里面流露出太
多的东西,连忙回头快步往前走。

  躺在床上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她的丰臀蛇腰,她黑色薄裙下底裤的边框,就这
样想了很久才渐渐睡着。第二天,怀着异样的心情,我早早起床就往山上跑去。

  我坐在半山腰十字路口旁边,看着经过的人,昨天那对夫妻从我身边走过上
山,然后太阳渐渐地升起,那对夫妻又从我身边下山而去,还希奇地打量了我一
眼。

  我想她应该不会出现了,只好怀着十分失落的心情下山去了。

  后来天天早上我还是去爬山,但是我没有再坐在那里等她,我怕被人怀疑我
是不是有病了。

  我以一种看天意安排的信念像我第一次去爬山那样,那一次让我遇见了她,
但是似乎天意弄人,在我下山的路上,我再也没有见过她。

  渐渐地她成为我记忆里的一片阴影,在我快要忘掉的时候,居然又让我遇上
了她。

  赶上去梅镇的汽车,人差不多已经坐满了。走到车尾的时候,我看到那张熟
悉的脸坐在靠窗的位子上,我的心激动了一下,可惜她旁边的位子已经有人坐了,
只好在另一侧坐下。也许是天意吧,看我之前想的她那么辛劳,在捉弄了我一番
之后,又过来补偿我。车开了没一会,她旁边的人就下了站,我向她看了一眼,
她正望着窗外出神。我静静站起来,在她旁边坐下。

  「哎,是你啊。」她发现有人坐下,转过头来看到我的时候,我故作吃惊道。

  「是你啊,上次爬山的那个。」她笑道。

  没想到她还记得我,心里一阵兴奋,道:「这几天怎么没碰到你,没去吗?」

  「哦,家里有点事。」她说。见我点头,又道," 你天天去爬山?」

  「嗯。」实话说,我虽然对她有十二分的好感,但是越这样我的脑子里越是
空白,连该怎么说都不知道了。

  于是两边没话,她又转头看着窗外,我正好调整一下心情,假装也去看窗外,
眼睛在她的侧脸,胸部,大腿上扫过。她的臀部还是那么迷人,把裙子撑得满满
的,那时候我满脑子公车之狼的念头被无情的理智阻拦,虽然后座无人,正是大
好时机,但是我真的害怕就这么结束了。



  车到梅镇,她没有下,我也没有下。

  「怎么办?难道就这么错过了吗?」我焦虑地想,「不入问她还去不去爬山。

  对!」

  就在我考虑良久,终于决定要问的时候,转过头却发现她正闭着眼睛,似乎
是睡着了。心头一喜,饥渴的目光贪婪地在她身上游走,微微起伏的酥胸,引人
犯罪的丰臀。我的手颤颤巍巍地触碰她的大腿,没有反应,「要摸吗?」想了好
久,终于把手轻轻放在她的大腿上。我不敢抚摩,只是在抽回来的时候轻轻捏了
一下,见她不动,我的色心益炽,手掌划过了她的臀部。她忽然睁开眼睛,在我
没来得及把罪恶的手抽回来之前。我的惧怕是这样的:她站起来抽我一个巴掌,
然后扬长而去。事实是她没有这么做,她用朦胧的眼睛往后面看了看,居然有闭
上了,还把头轻轻靠在我肩上。

  那一刻我兴奋地要死,她这是答应我吗?肯定不会有错的!我谨慎地朝前面
看了看,一双手在她大腿与屁股之间滑动着,可恨的是她的一双诱人双峰因为可
能被前面的人看到我不敢下手,我只好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她的下身上,隔着裙子,
手指按在她的桃源地带轻轻往返拖动她的阴唇。她睁开眼睛,粉脸含羞地看着前
面,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然后趴到前面的位子上,这么一来,她的胸脯便被
完全地保护起来,我的另一只手马上攀上了诱人双峰。双手并用,渐渐我隔着衣
服清楚地感觉到她的身体产生了变化,我把手探入衣服里面,顿时一种丰腴的肉
感冲击着我的大脑。已经变硬的乳头,春潮汹涌的蜜穴,无一不是在强烈地刺激
着我的欲望。我把搓揉她乳房的手伸出,拉了拉她的手,她支起身子幽幽地看着
我,我的手指已经进入她的蜜壶,我把她的手放到我已经坚硬的下体上面。她小
心地看了看前面,手掌在我的帐篷上面滑动。我拉开裤子,示意她把手伸进去,
她对我向前面使了个眼色,见我那副坚定和饥渴的表情,还是伸入内裤在根部把
我的肉棒紧紧握住。

  我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在她小穴里的手指也越来越剧烈地抽插着,我把它想
象成我的肉棒,而我的肉棒此刻正在她的套弄中面临崩溃的边缘。「我到了。」

  她在我耳边轻声道。我以为她是说她也面临高潮了,于是我的手指更加卖力
地运动起来,她的淫水越来越多,这时候汽车停了,我被这个突如其来毫无预备
的刹车电击了一下,肉棒里的热流喷射出来。

  她把沾满了精液的手伸出来,朝我幽怨的望了一眼,刚才的停车使我的手指
停了下来,她拉出我的手,拿出纸巾擦了擦手和下体,然后把纸巾递给我,起身
要走。我讪讪接过纸巾,见她要走,我也急忙起身预备下车。她把我按在位子上,
向我下面努了努嘴,轻声道:「我亲戚来接我。」我茫然地坐下,才想起来还没
问她姓名地址,如何联系呢。于是赶忙问道:「你……」才发现已经问不了那么
多了,「你明天去爬山吗?」眼睛里面布满了期待。

  她笑着向我摇了摇头,在我焦虑地说出「那……" 的时候她低头说了」去
「。那个时候我真想一口把她嘴唇咬住,她就这样从我面前离开,翘翘的屁股近
距离地从我面前过去的时候,她像是绊了一下似的,整个屁股压在我脸上,这让
我朝思暮想的丰臀,终于如愿以偿地和我来了一个吻别。

  拖着倦怠的身子坐返程车回家,洗了个澡,一直兴奋地回味着刚才发生的一
切。

【完】